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综]头号炮灰

第230章 赤练仙子

[综]头号炮灰 | 作者:兰桂 | 更新时间:2016-07-07 10:52: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化龙升天无上武尊剑气凝神猎霄无限之猎杀无量宝珠重活之我欲为王西游龙族英雄联盟之我师父无敌法师的探索之旅
  苏雪云抬起头,眼中带着盈盈笑意,看见大师随手就拿起旁边的茶壶倒了碗清水递过去,温声道:“这位大师可是赶路累了?喝碗水解解渴吧。”

  大师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她,并不接碗。苏雪云心中一哂,面上露出一抹疑惑的表情,“大师?可是有何不妥?”

  旁人也隐隐察觉不对,刚刚开口的那位大娘打量着大师,迟疑的说:“你该不会是来找茬的吧?你是哪个寺的大师啊?我怎么没见过啊?”

  其他人也说:“是啊,看着很眼生啊,这是来做什么的?不会真要找莫愁姑娘的麻烦吧?那可不行啊!”

  大师没想到这些人会如此帮着苏雪云,不禁皱了皱眉,疑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便问道:“施主可是终南山古墓派李莫愁?”

  苏雪云点了下头,惊讶道:“正是,大师为何认得我?我似乎没见过大师啊。”

  大师脸色彻底沉下来,想到陆展元的惨状,看向苏雪云的眼神透出厌恶,质问道:“施主将陆家大公子陆展元折断手脚还废去他的武功,是否太过狠辣了些?不知施主同陆公子有和深仇大恨要下如此重的手?”

  众人一片哗然,震惊之后纷纷说道:“不可能,莫愁姑娘心善着呢,要是没有莫愁姑娘,我们还饿着肚子,莫愁姑娘如同大慈大悲观世音在世,怎么可能去害人?”

  “对!莫愁姑娘心好着呢,大师你有什么证据说是莫愁姑娘做的?”

  “就算那个什么陆公子真是莫愁姑娘废的,也定然是那姓陆的有问题!说不定他是什么奸恶之人呢,大师你不要没查清楚就找茬啊!”

  大师紧紧皱起眉,念了声佛,高声说道:“陆家在嘉兴多年,陆公子更是青年才俊,这是嘉兴人都知道的事,陆公子自然不是什么奸恶之人。陆公子在成亲之际遭遇这等无妄之灾何等凄惨?他又有何理由去诬陷此人?敢问在场诸位,有谁在被废武功还手脚皆断的情况下包庇真凶诬陷其他人?”

  众人面面相觑,议论纷纷,苏雪云上前一步,面对着大师面无表情的问道:“这位大师似乎对我害了人的事极为了解,请问我认识你吗?你又认识我吗?你觉得你口中的陆公子不会诬陷人,所以就认定我有罪?就算我有罪,那也是官府的事,请问和你有关吗?再者说,你口中的陆公子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他,你硬要将这罪名安在我头上,到底是陆家需要个替罪羊还是大师你要借此提高你的名声?”

  大师脸色十分难看,不善的瞪着她道:“李施主慎言!老衲乃天龙寺主持师弟,怎会为了虚名冤枉他人?李施主伶牙俐齿,极会狡辩,以李施主的武功,恐怕官府也拿你无可奈何。李施主说不认识陆公子,想必是心虚不敢认吧?据陆公子所言,他曾得你救了一命,你便挟恩图报逼他娶你为妻,见他不肯便废了他的武功用残忍的手段折磨他,还扬言要杀光他全家!老衲与陆公子有些渊源,既然遇到此事定然不能袖手旁观。”

  一些人听了大师的话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他们倒不是信了大师的话,而是单纯的被他话中的狠意吓到了,什么挟恩图报、手段残忍、杀光全家……这些怎么可能是苏雪云做的?众人的视线落在苏雪云身上,一袭白衣,飘飘欲仙,苏雪云这几日时常过来接济他们,给他们的印象只有温柔和温暖,她在他们心里真的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再说苏雪云这样如天仙一般的人物还需要挟恩图报逼别人娶她?那姓陆的算什么?他也配?!

  众人反应过来立马聚集起来和大师对峙,甚至有人还拿了树枝、石块等物准备动手。苏雪云看到他们的样子,心里暖了暖,唇边再次浮现出温暖的笑容。其实她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当初来到嘉兴时在路上看到了这批难民,便用医术救了几个濒死之人。后来她偶尔过来施粥、施药,帮大家治病,帮大家想办法活下去,虽然说起来似乎很伟大,但毕竟才几天而已,再怎么样她也做不了太多事,却没想到这些人将她的好记在了心里,面对武功高强的大师也敢为她出头。

  大师被他们惊了一下,气道:“你们不要被她蒙骗了?”

  苏雪云冷哼一声,“大师,是你不要被陆家人蒙骗了才是真的。枉你身为大理天龙寺主持师弟,竟如此是非不分,仅凭什么陆公子一面之词就来讨伐我。你可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几十年的佛法都白参悟了吗?若你们大理皇家寺庙都如你这般是非不分,那不知要有多少人冤死,今日你若不拿出证据来,我定要面见一灯大师问问他这位闻名天下的段皇爷还管不管大理的事!”

  大师听她侮辱自己不配为僧,登时气急,“荒唐!满口胡言!若不是你做的,你在此时出现在嘉兴是为何?你可有理由辩解?”

  苏雪云冷声道:“从没听说过要让被冤枉的人拿证据的,何况我游历江湖哪里去不得?凭什么要向你解释?姓陆的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说什么你便说是满口胡言,我看荒唐的人是你!你堂堂天龙寺主持师弟,竟然用女子的名节之事来诋毁我,天龙寺若不给我个交代,我古墓派决不罢休!”

  “哼,老衲所言句句属实,你挟恩图报将陆公子害得如此凄惨,竟还妄想逃脱!是不是你只需亮出武功一看便知!”大师脸色铁青,这些年还从来没人能让他这样动怒,心中更加坚定了要除掉苏雪云的决心。

  苏雪云嗤笑道:“挟恩图报,我说了我不认识那个姓陆的,我救过多少人连我自己都不记得,怎么可能揪住一个人不放?你说我逼他娶我?敢问他算个什么东西?祖上三代出过什么人物?我古墓派虽然隐世不出,却也不是默默无闻之辈,祖师婆婆乃抗金女侠林朝英,你觉得姓陆的配得上我?”

  苏雪云这话说得很是狂妄,却立时堵了大师的口。大师瞪大了眼看着她,林朝英是谁江湖上无人不晓,那可是和五绝功力相当的人物,还是一个女人,自然被许多人记得。而且林朝英武功到底有多高,谁也不清楚,传说连天下第一的王重阳也打不过她,若华山论剑时有林朝英参与,兴许最后夺得九阴真经的就不是王重阳了!更何况林朝英是抗金的英雄,女子中的典范,江湖中其他有名的人物都不得不说一句佩服,林女侠的徒孙怎么会是个残忍狠毒的女魔头?

  苏雪云是林朝英的徒孙,从家学渊源上来说陆展元就配不上。虽说何沅君也顶着个南帝徒孙的名头,可这其中的水分他们大理人都知道,一灯大师可不认识什么何沅君,更没教过她一招一式,只不过说着好听罢了。两相比较,高下立现,苏雪云有什么理由逼陆展元娶她?

  古人可不会讲什么自由恋爱、感情不分贵贱之类的话,古人十分讲求门当户对。何沅君这个假“徒孙”配江湖上家世一般的陆展元就是门当户对,苏雪云的身份比他们二人都高,自然不可能要死要活的下嫁,如今看苏雪云的态度也分明是不喜欢陆展元的。

  大师心思百转,不禁怔然,难道真是他弄错了?陆展元说的头头是道,难道全是编造的谎话?可苏雪云怎么会这么巧在陆展元成亲时出现在嘉兴?他抓住这一点,怎么想都觉得太过巧合了,终于缓过神来,心想,刚刚大概是被苏雪云的狡辩给模糊了重点,他必须要看苏雪云的武功验证才行。

  大师已经隐隐感觉不对了,可他下意识的忽略了这股不祥的预感,不愿意承认是自己错了,硬着头皮坚持下去,“多说无益,武功路数便是最好的证据,是不是你废了陆公子一看便知,接招!”

  苏雪云眼中闪过寒光,冷冷的道:“既然你执意诬陷于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就请在场诸位为我做个见证,今日死伤不论,我定要为自己讨回个公道!”

  苏雪云命众人后退,飞身迎上大师的招数,一招天罗地网式将大师带离众人,众人心惊之余纷纷感激她对大家的保护,更加坚信她绝对不是坏人,看向那大师的眼神十分厌恶。

  苏雪云用的全是古墓派的武功,虽然林掌门还没教过原主玉|女心经,但其他拳法、剑法确实不少,苏雪云有原主用寒玉床修炼出的深厚内力,又有这一个月以来在空间中修炼出的灵力,同大师打起来完全不落下风。而且她有意教训此人,自然下手毫不留情,很快就让那大师招架不住,身中数掌踉跄着倒退了数步。

  大师看向苏雪云的神情满是震惊,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武功,却能发现苏雪云的武功与废掉陆展元的武功截然不同,即使刚刚他用了全力的时候,苏雪云也没用过其他武功,如此一来,他所说的证据便成了个大笑话,反倒证明苏雪云不是废掉陆展元的人了!

  苏雪云穿越这么多世,不知道学过多少武功,而且每一世都是练了几十年的宗师级别,早已练得炉火纯青、收放自如。当初她用另一种武功折磨陆展元的时候便决定那种武功这一世不会再用,决定了的事她从来都能很好的做到,自然不可能在无意中使出来。

  苏雪云淡淡的看着大师,说道:“如何?你可找到证据了?”

  大师很想掉头就走,却不想在那么多人面前堕了天龙寺的名声,他不能让自己的一时失误继续给天龙寺抹黑,只得极其艰难的摇了下头,不肯说话。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似乎都证明苏雪云与陆展元毫无关系,但这么可能呢?陆展元这么可能是个骗子?

  苏雪云微微勾唇,这位大师在原剧里替陆展元出头,明明是陆展元背信弃义,大师却出手相助,仗着武功阻拦原主,逼原主答应十年内不许再找陆家的麻烦。他凭什么?他是谁啊?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帮助的却是个伪君子!可就因为他是天龙寺的大师,其他宾客便站在他那边纷纷讨伐李莫愁,李莫愁好好的一个女子还没涉入江湖便已经被他们当成了反派,可都是拜这位大师所赐。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今日苏雪云便也让他尝尝这个滋味。陆展元是她废掉的又怎么样?有证据吗?

  苏雪云似笑非笑的道:“大师下次想要替天行道最好还是先查清楚,今日是大师你武功不济,我才能讨回公道,若下次遇到个不谙世事的弱女子,岂不是成了你提高名声的踏脚石?”

  大师脸色丕变,“你!需要诋毁老衲!”

  苏雪云冷哼一声,“你也知道被诋毁的滋味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敢问你因何诋毁于我?还有那姓陆的,我若真救过他一命那我还真后悔,我就应该任他自生自灭,何苦救他,闹得最后反咬我一口来诋毁我的名声?他竟敢说我逼他娶我?我看是他成了废人怕将来吃苦,想借此比我下嫁吧?简直无耻。单凭他这忘恩负义的嘴脸,便可知如此信任他的大师你又是什么样的人。”

  大师气得浑身颤抖,“你……你……你信口雌黄!”

  苏雪云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沓暴雷符甩出,常人看不到的符咒被灵力控制着飘到大师头顶,猛然炸裂开来,一张暴雷符是一道雷电,这一沓符咒让大师头顶瞬间雷霆闪烁、霹雳不断,看上去就是晴天被雷劈,简直如六月飞雪一般震撼!

  大师本人也吓懵了,急忙躲闪,可那雷电哪都不劈,就追在他头上劈!如此一来,谁都能看出这是他遭了雷劈,和其他人无关。

  众人刚刚还害怕的骚乱了一下,如今却全都停下来满眼鄙夷的看着大师,有不少人在小声嘀咕,说这位大师肯定不是什么得道高僧,之前居然诬陷苏雪云,现在又被雷劈,说不定做了多少缺德事呢,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众人又想到陆家的事,发现这就是一丘之貉,若不然大师哪有可能如此信任陆展元?看来之前这大师讨伐苏雪云果然是为了提高名声而来。

  苏雪云劈得满意了才把雷收了,这时大师瘫软在地,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苏雪云慢慢的开口道:“看来,连老天爷都知道我是冤枉的,大师,记住不要再轻信他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更不要随随便便毁掉一个女子的名节,冤枉别人是要遭雷劈的。”

  大师哪里还说得出话来,他一直低着头双手合十念叨个没完,似乎是在跟佛祖忏悔。他是和尚,是修佛的,如今万里无云的晴空下被雷劈了,这是德行有亏啊,这么多年的一切全毁了,就算他再怎么解释也没人再敬重他了,他一辈子也别想成为德高望重的高僧!几十年努力一朝全毁,饶是他活了几十岁也接受不了,完全不敢相信事情这么会到了这一步。

  不过,因为这几道惊雷,围观的众人彻底相信了苏雪云的话,她肯定是不认识陆展元的,却被陆展元发现她来了嘉兴,趁机想诋毁她的名节让人教训她,最后再大发慈悲的让她嫁进陆家。陆展元废了,何沅君有人撑腰兴许还会抛弃他,但苏雪云的名声若被毁了,除了嫁进陆家便要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了,陆展元不怕苏雪云不从,如此一来,陆家便连人带名声全有了。

  可恨苏雪云乐善好施,心地善良,不知救了多少人,根本不记得曾救回个白眼狼来,差点把自己给害了!

  众人都是受过苏雪云恩惠的人,如今听闻苏雪云曾救过的人这般算计她,心里都不是滋味,同时也有些担忧这件事会让苏雪云不再行善。因此大家围着苏雪云安慰她的时候,纷纷隐晦的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忘恩负义的。

  苏雪云没再理会那位大师,原剧里大师算是把李莫愁推向反派的一个重要人物,如今又轻信陆展元跑来讨伐她,苏雪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日后大师会怎么样就是他自己的造化了,总归不会多么美妙就是了。

  她对大家笑笑,表示姓陆的只是莫名其妙的小人,她不会放在心上,然后便将剩余的粥分发给大家,又给大家煮了两锅药才回家,而那位大师早就不知所踪了。

  苏雪云忙的太晚,准备回穆念慈家里吃饭,暂时不打算去陆家算账。那位大师被雷劈震撼的精神恍惚,也没心情去找陆展元质问。但那些围观的人却没有放过陆展元,当日这件事便被传开了。嘉兴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这件事,陆家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不过传言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越传越离谱,谁传的也有很大的区别。这次围观的众人全都是站在苏雪云这一边的,又亲眼见证了晴天霹雳,对“事实”深信不疑,于是传言便成了苏雪云好心救人,陆展元却恩将仇报,还妄图诬陷苏雪云等等。根本是一面倒的偏向苏雪云,把陆展元骂得体无完肤,还不忘传扬苏雪云打败天龙寺大师的事。苏雪云因此在江湖中崭露头角,许多人还未见到她就已经知道她的事迹了。

  总的来说,苏雪云在许多人心中的印象便是武功高强,喜欢救人,且救过许多人。

  陆家经营的生意受了很大影响,陆家继承人连恩人都报复,可见陆展元的人品有多么低劣。而陆家将这样一个人当做骄傲,可见陆家的家教有多么差劲。如此一户人家,谁敢同他们做生意?谁愿意买他家的东西?更别提许多人都认为陆家晦气,闹出这么多事,怎么看都不是会兴旺的人家,许多人便对他们敬而远之了。

  陆老爷听完店铺掌柜的汇报,气不打一处来,被雷劈这种事可是令人深信不疑的,那大师去质问苏雪云结果被雷劈了,显然苏雪云是无辜的,那诋毁苏雪云的陆展元自然就是在说谎骗人!陆老爷看着账本上惨不忍睹的数目,几乎要头顶冒烟,一把扫落桌上的东西,怒气冲冲的冲进陆展元的房间。

  陆展元看见他这么生气还以为是对付苏雪云的事不顺利,问道:“爹,难道大师也奈何不了李莫愁?要不要想办法求求一灯大师?”

  陆老爷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还要让一灯大师给你出头?我看你是想借机去见一灯大师好求他给你医治吧?你什么时候起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居然连爹都骗!”

  陆展元一愣,感觉有什么不对,“爹,你怎么这样看我?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哼,帮你出头的那位大师被雷劈了,在他指责李莫愁的时候被雷劈了!你说是什么事!”陆老爷怒不可遏,上前一步就狠狠扇了他一巴掌,怒道,“都是你惹得祸!现在满嘉兴都骂你忘恩负义,李莫愁却声名鹊起,家里的生意全被你连累了,陆家就快倒了,你满意了?”

  陆展元顾不上自己被打的脸,惊愕的盯着陆老爷,不可置信的摇头,“不,不可能!怎么会被雷劈?我不信!我不信!”

  “信不信不由你,总之,这一切都是你惹回来的,你自己想办法把事情平息了。我不管你是去跪也好,求也好,一定要让李莫愁开口原谅你,决不能再牵连陆家的生意。否则,没了安身立命之本,我们一家都要去喝西北风了!”陆老爷胸膛不住的起伏,恨铁不成钢的道,“还不如你弟弟!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对你抱那么大的期望!哼!”

  陆老爷拂袖而去,头疼的继续解决生意上的问题,同时也决定好好培养二儿子陆立鼎继承家业,彻底放弃了陆展元。至于陆展元联姻的那位何沅君,陆老爷想起来更是烦躁,本以为与南帝的徒孙结亲会为家里带来无数益处,谁知何沅君的养父竟然不同意这门婚事,在喜宴上就闹了起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武三通不同意,何沅君居然是私底下偷偷跑过来嫁人的,这和私奔有什么不同?聘者为妻奔为妾啊!他筹办了那么久的亲事,最后就娶回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儿媳妇,气得他差点吐血,哪还敢想什么攀上南帝的事?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场喜事让陆家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大笑话,将来在江湖上立足都难了!

  待陆老爷走后,何沅君端着亲手煮的饭食走进门,想要扶起陆展元用饭。她留意到陆展元的脸色不好,还担忧的问:“展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想到她话音刚落,陆展元便一把掀翻了托盘,将她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时辰的饭食全打翻了,汤汁菜叶洒的哪都是。陆展元抓着何沅君的手腕嚷道:“一灯大师在哪?你带我去找他,求他治好我的丹田,让我再练功,你带我去,今天就走!”

  何沅君被他吓到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一片狼藉,只觉自己的心血全被践踏了,忍不住落下泪水,“展元,你抓疼我了!你,你怎么会这样?”

  陆展元却没松手,反而死死拉着她,“你是不是不想带我去?你也嫌弃我是个废人?是不是?”

  何沅君被他突然凑近的狰狞面孔吓了一跳,想也没想的推了他一把后退数步,待她惊魂未定的看过去时却发现陆展元栽倒在地正跌在那一片狼藉上,粘稠的汤汁沾了他一头,看着令人作呕。

  她惊慌失措的跑过去搀扶陆展元,口中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展元,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只是被吓到了,我……”

  “够了!吓到?我有那么可怕吗?你就是嫌弃我是废人对不对?你也要像那个蛇蝎毒妇一样折磨我是不是?”陆展元一把将她扯过来按在乱糟糟的地上,暴躁的喊道,“你不肯带我去见一灯大师,是不是想着跟我和离?你明知道我伤还没好,居然把屋子弄得这么乱七八糟,你是想害死我吗?”

  何沅君简直不认识他了,这还是她宁愿跟义父闹翻也要嫁的心上人吗?这还是那个风度翩翩的陆展元吗?怎么会这样?才成亲几日而已,为什么一切都变了?难道男人就没一个能靠得住的吗?她义母为义父生了两个儿子,辛苦的照料他们一家人,她义父却爱上了她,如今她心目中的良人整日疑神疑鬼的质问她,还总是没事找事,和过去完全是变了一个人,难道成了亲的男人都会变得如此莫名其妙?

  “你说话啊!说话!你是不是想跑?”陆展元盯着何沅君看的眼睛已经是赤红一片。

  何沅君一边哭一边摇着头解释道:“我没有,你相信我,我没有,我是你的妻子,我们说好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我怎么会跑?展元,你放开我,你不要乱想,我,我真的没有嫌弃你啊……”

  陆展元想问她外面有没有苏雪云的消息,转念一想又觉得就算有消息也没用,他不可能去求苏雪云。当初苏雪云就警告过他,不许提起他们之间的过往,一旦提起,就要让他付出代价。他之前不信邪,想借天龙寺那位大师的手出去苏雪云,谁知苏雪云的武功居然连那位大师也打不过,还闹出什么遭雷劈的事。他现在彻底不敢轻举妄动了,一怕苏雪云用更残忍的手段折磨他,二怕他也会遭雷劈,毕竟他编造了多少谎话他自己是清楚的,他不敢赌。

  所以这时候他最好是在苏雪云找到他之前,先一步得到一灯大师的庇护,武三通不同意这门婚事不要紧,何沅君不是一灯大师的徒孙吗?怎么也有点脸面吧?他就直接跟何沅君离开,等他在一灯大师那里治好了身体,再回来自然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他如今成了废人,终于深深的明白武功有多重要,今日看父亲的态度是放弃他了,他一定要想办法变强,到时候就不信陆立鼎还能跟他抢陆家的继承权!

  陆展元想了很多,但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他想好了要做什么,第一步自然是要讨好何沅君,只有这样何沅君才会愿意帮他。这样想着,他的脸色快速缓和下来,露出痛苦歉意的表情,“阿沅,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下子这么暴躁,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何沅君这时看到了他脸上的红印,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陆展元说道:“是我爹。”

  何沅君倒吸一口凉气,“爹?他,他怎么会打你?这,这……”

  陆展元疲惫的道:“算了,我如今是个废人,什么也帮不上我爹,他如此对我,我认了,也许二弟更符合他的要求。”

  何沅君被转移了注意力,气道:“爹太过分了,二弟也是,你伤得这么重他也不来看你,我扶你起来,你等等,我叫人送水过来给你沐浴。”

  陆展元心中一动,立马抓住她,低沉的说道:“我不想让人看见我这个样子,阿沅,你能不能帮我清洗一下?”

  何沅君瞬间脸涨得通红,他们虽然成亲住在一个房间,但因为陆展元在喜宴上伤上加伤,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圆房,她更是没有亲力亲为的给陆展元洗过澡,此时听了,又羞又恼不知该如何回应。

  陆展元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随即失落的说道:“你不愿意?也对,我这个样子,谁见了也不会愿意的。”

  何沅君一听顿时急了,忙摆手说道:“展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陆展元握住她的手说:“我们是夫妻,这有什么?我身上十分难受,只想尽快洗干净。”

  何沅君自己也难受,赶紧答应了。她想想,陆展元如今成了废人不能再练功,自卑一些实在是正常的,换做她也不愿意让下人们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于是她便命人将水放在门口,自己亲手将地上的东西打扫干净,然后将水提进来给陆展元擦洗。

  虽然有些羞涩,但她考虑到陆展元还在恢复伤势,便强忍着不自在帮陆展元清洗身子。陆展元洗干净之后让她也去洗,心里则盘算了起来。他被废之后一直没有安全感,如今陆老爷放弃了他便证明他的感觉没错,他废了,身边所有人都会渐渐嫌弃他,放弃他,今日是父亲,明日可能就是妻子,何况还是个没圆房的妻子,他如今若不想被苏雪云报复,唯一的机会就是一灯大师了,所以他绝对不能失去何沅君,那样他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让一个女人离不开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她真正成为他的女人!陆展元虽然只有一只手没受伤,但他觉得何沅君十分听话,他虽然不能靠自己成事,但只要何沅君愿意配合,两人想要圆房还不容易吗?到时何沅君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帮他想办法,就算武三通不接受他这个女婿,大不了让何沅君去求,总会有办法的。

  等何沅君沐浴后回房,陆展元便开始蛊惑她同自己圆房,用的自然还是苦肉计,好像何沅君不答应配合他就是嫌弃他想要抛弃他一样。何沅君不知所措,又对夫君这么急着圆房有些欣喜,以为夫君受了伤还惦记着她。磨来磨去,她最后还是没忍心拒绝。

  只是她太过紧张,时不时碰到陆展元的伤处,害得陆展元除了痛的感觉什么感觉也没有。陆展元有些心急,又怕继续这样会什么也做不成,干脆用完好的一只手撑着身体翻到何沅君身上,自己慢慢动作。

  可不知道为什么,连紧张的何沅君都渐渐意乱情迷了,陆展元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看着活色生香的妻子却有心无力,别提有多恼怒了,更是坚定了一定要圆房的决心。结果两刻钟过去了,何沅君已经清醒过来,两人之间没了暧昧的气氛,只剩下尴尬,陆展元却依然不肯放弃。

  何沅君想要开口说算了,但看见陆展元不悦的表情没敢开口,只得咬唇默默等着,这一等又是一个时辰,她之前又是做饭又是打扫又是给陆展元擦身的,着实很累了,不知不觉的竟然就这么给睡着了!

  陆展元折腾的满身大汗,身上却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而且他忽然发现何沅君也没什么反应,他抬头一看,何沅君居然在这个时候睡着了!在他使出浑身解数去挑逗*的时候睡着了!再也没有比这更侮辱的事了!陆展元盯着何沅君满脸狰狞,慢慢的朝她伸出了手。( )
[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_zong_touhaopaoh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