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修仙)女修最新章节

113.默契

(修仙)女修 | 作者:钱塘自古繁华 | 更新时间:2017-10-16 16:09:56
推荐阅读:乡村寡妇好色艳妇慈云寺的男保安我的美艳师娘艳遇修真艳绝乡村春色田野性感欲奴重生香港之风流时代东北农村情欲长篇:黑土
  楚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发现自己躺在北山小木屋的木榻上。

  一幅又一幅杂乱、暴虐的画面闪过脑海,她想起了蜂群,想起了满地焦尸和妖丹,想起了那只重创她识海的蜂后……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双魔气滔天的血眸上。

  她一惊坐起, 刚刚暖起来的身体又变得冰凉。她可以肯定, 那时她看到的慕容断, 已经入魔了。

  清醒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以灵识内视, 检查自身伤势, 同时以一丝灵识扫过手腕上的灵兽镯, 查看镯内双牙的状况。

  双牙的气海因为在和蜂群一战中消耗太大, 几乎枯竭, 四肢上的伤口更是深及腿骨, 几乎断裂。它钻进灵兽镯后立刻进入了沉睡期,以恢复灵识和肉身, 估计几个月内都不会醒来。

  楚诺内视灵识时面色凝重。当时蜂后对她进行了精神攻击, 并将自己的一丝灵识强行嵌入她的识海,好彻底控制她。

  这种精神上的重创十分麻烦, 虽然她现在已摆脱蜂后的追击回到御灵宗内,但这种灵识伤害很难痊愈。如果无法将那道外来灵识排出体外,只要在一定的距离内, 蜂后就能感识到她的位置, 对她进行控制。那道外来灵识亦会在识海中留下永久性的伤疤, 影响她将来修为进化, 成为心魔

  很快楚诺目中闪过疑惑神色, 她发现自己的识海已无大碍,曾经留在识海中的蜂后灵识竟然消失了。

  深入内视后,楚诺吃惊的发现,蜂后的灵识并不是凭空消失,而是被她自己的识海吸收,融入了她的灵识。显然,已恢复了大部分的空隐灵根发挥了作用,将蜂后灵识中的魔属性分解,强行吞并了进去。

  这可是通智后期妖兽的灵识,虽然只是一丝,却也非炼气期修士灵识可比。被楚诺吞并后,她自身的灵识明显又强了一分。

  蜂后与楚诺之间隔着一个大境界的差异,在正常状态下楚诺是没有能力吞并蜂后灵识的。能够被楚诺的灵识吞并,原因只有一个:蜂后已经泯灭,使得这道灵识不再能够对楚诺的灵识产生境界上的威压。

  强大无匹的魔化蜂后竟然被灭杀?难道当时出现了更强者,灭杀了蜂后?

  楚诺立刻否定了这个假设。

  她现在御灵宗内,能够带她安全通过御灵宗防护大阵的一定是宗门内人,那么,宗门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慕容断魔化的事实。核心弟子魔化是大事,也是宗门丑闻,她现在应该已经被禁闭,等待宗门高层的问话,而不是逍遥自在地躺在自己的北山小木屋里。

  所以没有第三人出现,宗门并不知道慕容断魔化之事,只能是慕容断杀了蜂后。

  楚诺猜测,慕容断当时使用了一种禁忌术,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但代价是入魔。

  而魔化的慕容断又如何能将她送回御灵宗?唯一的可能是,慕容断已经恢复了人族气息,可以顺利通过护宗大阵。

  不得不承认,当楚诺得出这个结论时,她的心情是震撼的。

  那是多强大的禁忌术,才能将慕容断的修为提高到能够灭杀蜂后的程度。

  那又需要多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入魔之后又恢复到正常状态

  曾经楚诺炼制加成符时,因感应鲲鹏尾羽中魔性能量而使自己输出的灵气也带上了魔性。那时的她还不算是魔化,只是带有魔性,就已深刻体会到魔性能量的疯狂和难以控制。

  而慕容断则是从真正入魔的状态中恢复过来,那得有多强大的意志力!这个人意志之坚,已经坚如磐石,连疯狂的魔性都无法动摇。

  楚诺稍稍平定呼吸,散开灵识查看慕容断是否还在附近,果然感觉到了一道极淡的气息。如她所料,那道气息里已没有丝毫魔气,是正常人族修士的气息。

  她没有立刻出去查探究竟。在普元大陆坎坷的散修经历,让她养成了行动前必细思的习惯。

  到现在为止,一切只是她的推断,还没有成为事实。并且窥人秘密是修真界大忌,她窥到了慕容断的秘密,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影木小剑从储物袋内飞出,悄然无声的在她身边隐去了踪迹。

  一旦遇到无法化解的危机,这柄影木小剑的作用将不再是攻击,而是启用周桐为她二次炼制时开启的功能:在隐形状态下记录当时发生的影像,然后直接飞到冯婉婉、杜小鸳的住处,好让她们知道她所遇的不测。

  这是小剑的终极功能,会耗尽小剑潜能,因此一旦完成使命后,这把剑也就化为粉末了。

  楚诺手中握了一把双倍攻击符箓,准备好一切后,毅然起身,推门走了出去。以慕容断的修为,她醒来的那刻必定已经察觉,而她从来都不是喜欢坐等危机降临的人。

  清晨沾了露水的青草芬芳扑面而来,空气中带着些许潮湿。

  一道孤烟般的身影侧身坐在楚诺喂食灵兽时坐的那块大石上,垂下的眼帘挡住了眸色,整个人和青草上的露水那么清冷。

  楚诺见到慕容断的刹那,不假思索地握紧了手中符箓,另一只手迅速摸到腰间的乌金丝上。

  这其实完全是出于在普元大陆养成的本能,只要她觉得有一丝潜在危险,就会毫不犹豫地进入戒备状态

  但下一刻,楚诺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慕容断压根没在意她闯出小木屋时的凌厉气势,他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自己的手掌上。

  在他掌心里四仰八叉躺着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慕容断那根可以喷射出爆裂骷髅焰的修长食指,此刻正在那小东西身上挠痒痒。

  那小东西仰头闭眼,非常享受的样子。又长又尖的嘴巴很没有形象地大张着,露出两颗米粒大的门牙。

  楚诺一眼就瞧见那东西头顶的一对长耳,那不是耳鼠么!

  她不但看到耳鼠,还看到灵龟、灵兔、灵狐……各种灵兽挤在慕容断身边躺了一地,那些小眼神,要多谄媚有多谄媚。慕容断头顶还盘旋着一对稀有的七彩灵鸟,不时低头清鸣几声,怎么看怎么象是在对着慕容断歌功颂德。

  楚诺当场傻了。灵兽们最是多疑胆小,惧怕生人。即便楚诺当时用饲灵丸作诱饵,这些灵兽刚开始时都是小心试探、逐渐靠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奔放了?

  随着灵识进一步散开,楚诺还发现了一个古怪的现象。出现在山头的全都是灵兽,没有一只妖兽妖兽们似乎并不想对慕容断亲近,甚至有些妖兽跑得远远的,倒象是有意疏远。

  看来慕容断并不是拥有饲灵丸这样的东西才吸引了北山灵兽们,否则会连妖兽一起吸引过来。

  这种现象不同寻常。楚诺想起慕容断曾说过,因为自身体质的关系,他无法封印战兽。看现在这情形,灵兽的其亲近和妖兽的排斥恐怕都和他这个体质有关。

  当时慕容断看上去不想多说有关这种体质的具体情况,楚诺现在自然也不会多问。

  她现在有种仿佛大石落地的感觉,整个人一下轻松了。

  这些灵兽经她饲养多时,虽然没有封印,却也能够心意相通。从灵兽们的态度来看,她可以确定慕容断对她,至少是现在,没有任何威胁。

  她不动声色地将一把符箓塞回储物袋里,慢慢地、尽可能不着痕迹地放下了按在乌金丝上的手。却没召回影木小剑,一旦召回小剑就会显形,这就有点尴尬了。

  这时慕容断也正好回过头来看她,两人相视默然。

  慕容断的视线慢慢偏移,落在了靠近楚诺右侧脸颊的虚空里。

  楚诺干咳了一声,下一刻,她右侧脸颊边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柄墨绿色小剑,嗖的一声飞回她腰间储物袋里。

  “本能而已。”楚诺声音平稳。

  “什么本能?”慕容断的声音也很平稳,听不出有什么风吹草动。

  楚诺轻描淡写地道:“当初在普元大陆时我曾是散修,时刻都要警惕身边可能发生的危机。有时候因为发现宝物丹药,或是窥到一些秘密,哪怕是最好的朋友都可能变成仇敌。”

  “所以你认为,你既窥到了我的秘密,我就有可能变成你的敌人?”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楚诺神色淡漠到仿佛不是在说和自己的生死有关的事。

  慕容断将耳鼠放下,一步迈下大石,人已在楚诺面前。他身量修长,楚诺双眼平视时正好看到他外衣领襟交叠的地方,带着干净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缓缓起伏。

  “如果我有那样的心思,你其实没有机会逃脱。”

  慕容断说了这一句后就不再说,就那么淡淡地站着,淡淡地看着楚诺,身上散出淡淡的威压。

  楚诺闻着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忽然想起,每次大战过后,他身上的血腥味总是很快褪尽。他一定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看着他淡漠如烟的身影,楚诺又想,无论是在绝望之境时面对数十万虚幻的魔族,还是当日在荒岭时面对数万真实的妖蜂,他都是那么淡淡地站着。在绝望之境时,他站在战友们的身前,在荒岭时,他站在她的身前。

  他总让人看到他的淡漠、甚至冷酷,却忽略了其他。

  楚诺沉默良久,忽地一笑:“你不必吓唬我,我是被吓大的。”

  慕容断一愣,片刻后垂下眼眸,嘴角弯出一道浅浅的弧度。

  “既被你窥到秘密,不如和你说清楚些,省得你牵肠挂肚。”

  楚诺笑意僵住,什么叫“牵肠挂肚”?她看起来象是喜欢打探别人秘密的人吗?冯婉婉才是那种人好不好。

  慕容断抬眼时神色有些恍惚:“我其实也觉得奇怪,当时不过是用了一个秘术,和你的加成符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强行提高修为而已。但之后我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状态,仿佛是自己,又仿佛不是,记忆里似乎曾多了许多东西,但现在又都被抹去了。”

  他说到这里微一侧头,将偷偷爬到他肩膀上的耳鼠轻轻揪下,又放回地上,道:“进入那个状态后发生的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清醒后发现蜂后和蜂群都已被我除去,看到你昏迷不醒,便将你带回到了这里。”

  他只字不提自己入魔又恢复的事,楚诺没再深问。他亦没问楚诺当时因何能拉开风墙,引气入体,也没问楚诺灵识受到重创后,为何会在短时间内复原。

  两人之间似有默契,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修仙)女修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_xiuxian_nvxi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性感欲奴东北农村情欲长篇:黑土极品诱惑乡村艳情小姨的诱惑官途风流孽根村色:山野多娇艳欲纵横村长的后院